Go to content Go to navigation Go to search Change language

主页>馆藏与宫殿>镇馆之宝>弓箭手檐壁

藏品 弓箭手檐壁

东方文物部 : Iran

作者:
Prévotat Arnaud, Caubet Annie

弓箭手檐壁是整个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最著名的檐壁。阿契美尼德帝国在公元前539年至330年间统治着中东很大一部分地区。这块檐壁曾被用来装饰位于今伊朗西部的苏萨城大流士一世(即大流士大帝,公元前522-486年)的王宫。

队列

弓箭手檐壁表现了面朝左和面朝右的弓箭手队列。画中人物正缓步前行,双手握在矛杆上;肩背两端为鸭头形状的弓,以及箭筒。弓箭手们将矛的下端放在迈向前方的脚面上,足蹬系带高帮鞋,身着腿部位置带有褶皱的宽袖饰带波斯长袍。每个人都面蓄胡须,卷曲的头发拢于脖颈处,并戴着草叶编制的冠冕。
檐壁的每块硅砖都浇制成凸纹,然后覆以绿色、褐色、白色和黄色基调的彩釉。硅砖的彩面为长方形,但砖身后面部分则渐变渐窄,微微呈楔形,以便涂抹灰泥并紧密地排列彩面硅砖。

巴比伦的影响

这一装饰毫无疑问是借鉴了100多年之前著名的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604-562年)修建的巴比伦(另一座美索不达米亚城市)的游行大道。但所使用的工艺却有所不同,巴比伦艺术家们使用的是粘土砖而非硅砖。在一千多年之后伊斯兰教时期的伊朗,彩砖在大型建筑中的使用兴盛一时。

“不朽之身”?

首位发掘苏萨古城遗址的考古学家发现了被称为阿帕达纳宫的大流士王宫的巨型觐见厅基座结构,但只是其中零散的装饰部分。当马塞尔•迪厄拉富瓦带领的法国考古队重新开始发掘工作时,发现了数量众多的砖块,从而能够重现出令人信服的觐见厅装饰,现藏于卢浮宫。其中包括放置在饰纹边框中的两块弓箭手行进队列纹案板。余下的弓箭手被重新装于单独的板上。与掉落在原有位置下方的,觐见厅的另一装饰物——狮子檐壁相反,弓箭手檐壁原来的所处位置已不得而知。其众多的组成部分是考古学家们在觐见厅发掘现场各处发现并收集起来的。数量之多不禁令人得出这样的假设:弓箭手原来应该在高墙上排成若干行队列,而且应该覆盖了王宫外壁的很大一部分,范围可达数百米。
由这一大型装饰引发的问题是对它的解释:这是否与“不朽之身”有关,这支国王的万人精锐卫队?又或者通过身材相同、步伐一致的人物图像来代表波斯人民,好像以此来体现帝国永恒不变的秩序?

展品标签

  • 弓箭手檐壁,法文名称:Frise des archers

    阿契美尼德时代,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510年

    阿帕达纳宫, 大流士一世王宫觐见厅遗址,苏萨,伊朗

  • 彩釉硅砖

    高:4.75米;宽:3.75米

  • 马塞尔•迪厄拉富瓦(Marcel Dieulafoy)考古项目,1884-1886年

    AOD 488

  • 叙利馆
    底层
    Iran, Persian empire during the Achaemenian period: palace of Darius I to Susa, 6th–5th century BC
    Room 12 b, temporarily closed to the public

实用信息

开放时间
除周二闭馆外,每天9点至18点开放 ,每周三和周五晚开放至21点45分
每年固定闭馆日:1月1日、5月1日和12月25日
2012年12月24、31日:9时至17时,16时停止售票
 
通信地址
卢浮宫博物馆(Musée du Louvre)
法国巴黎
地铁1或7号线,Palais-Royal-musée du Louvre站
 
联系电话
+ 33 (0)1 40 20 53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