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通行证

根据法国政府的规定,凡年满十二周岁零两个月的游客入馆,均须出示《欧洲健康通行证》。

萨尔贡二世王宫科撒巴德庭

illustration
杜尔-沙鲁金城和萨尔贡二世王宫装饰(现科撒巴德)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公元前八世纪末,亚述帝国国王萨尔贡二世下令修建一座新城市,作为亚述帝国的新首都,科撒巴德庭呈现的就是这座城市的遗迹。新首都选址选在摩苏尔附近的科撒巴德地区,在今天的伊拉克境内,而当时伊拉克在强大的亚述帝国统治之下。新城建造用了10年时间。萨尔贡二世去世后,这座城市失去了其首都地位,渐渐被人遗忘,直到十九世纪法国考古学家发现了其遗迹。世界上第一座亚述文化博物馆从此在卢浮宫应运诞生,科撒巴德帝都遗址的发现催生了一门全新的学科——东方考古学。

新首都

公元前八世纪,国王萨尔贡二世统治亚述帝国。约在公元前713年,萨尔贡二世为树立威望,凸显王尊,决定择址另建新都。他选择了今伊拉克北部穆斯里山脚下的一片开阔地带,这就是后来的杜尔-沙鲁金(Dur-Sharrukin,意为“萨尔贡的堡垒”)。萨尔贡二世动用战争掠夺所得,把战俘当作劳动力,为修建新都大兴土木。萨尔贡二世王宫中有两百多个房间和几十个庭院,城市规模之大超过了所有古代名城。

illustration
科撒巴德庭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一座未完成的城市

公元前705年萨尔贡二世去世时,这座城市尚未完全建成。他的儿子塞纳切里卜继承王位,将首都迁至老城尼尼微。萨贡二世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阵亡,但他的尸首却始终没有下落。这使人们担心会受到神的惩罚,已在尼尼微当上摄政王的新国王便决定留在当地,放弃父王启动的城建工程。杜尔-沙鲁金逐渐被沙尘和时间所掩埋,直到1843年法国驻摩苏尔副领事保罗-埃米尔·博塔(Paul Emile Botta)进行考古挖掘时才被重新发现,就此开创了美索不达米亚和近东考古学新学科。这个原来只有《圣经》和古书中才有记载的文明遗迹终于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1847年5月1日,保罗-埃米尔·博塔的部分考古发现在卢浮宫展出,世界上第一座亚述博物馆在卢浮宫落成。

illustration
摩苏尔的帕夏参观科撒巴德考古现场(费利克斯·托马斯)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褪了色的宫墙

在卢浮宫科撒巴德庭的玻璃穹顶下,光线弥散在大块的浮雕上,这些浮雕很多原来装饰在通往萨尔贡二世王宫大殿的露天中庭。浮雕刻在雪花石板上,覆盖着王宫泥砖墙的底部。浮雕画面原饰有丰富色彩,以蓝色和红色为主。随着岁月流逝,色彩早已褪尽,如今仅可见些许痕迹,在萨尔贡二世的王冠上便可看到。浮雕图案描绘了狩猎、达官贵人鱼贯而行的详实画面,表现的是当年的宫廷生活,把历史记录、歌功颂德与审美装饰融为一体。其中几个画面描绘出从黎巴嫩运输雪松木的场景,不禁令人联想到新都建筑工地的繁忙景象,也体现出亚述帝国通过武力获得了广阔的疆域。

illustration
从船上卸下黎巴嫩雪松木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守护神兽

王宫的装饰不仅奢华,而且还蕴含着神秘力量,守护神兽便是代表性形象。两座巨大的人首翼牛雕像夹道而立,矗立在宫门两侧,守护着宫殿入口。这两座雕像体积庞大,每座重约28吨,用整块雪花石打造,人首、牛身、牛耳、鹰翼,亚述人称之为拉玛苏或舍杜,相信它们是可以赶走恶灵的守护神。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这种人兽混合、双角或三角的形象是神性的标志,体现不同生命力融合汇聚的强大与持久。它们头顶高冠,面露微笑,形貌庄重,倚门而立,保护着城市与王宫,雕像上的人面代表着萨尔贡二世剑气威慑却又泰然自若的形象。

啊!卢浮宫!科撒巴德庭

Youtube est désactivé. Autorisez le dépôt de cookies pour accéder au contenu.

知识花絮

五条腿的公牛

illustration
萨尔贡二世王宫的人首翼牛像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吉尔伽美什

英雄驭狮,又名“吉尔伽美什” 黎塞留馆0层,229号展厅

藏品图库

  • 人首翼牛像

1 sur 9

相关内容

还可以去看看